销客多--基于私域saas电商运营系统的技术公共服务平台 | 咨询热线:4006-522-990
分销系统 > 分销学院 > 分销干货 > B2C物流的配对运动

B2C物流的配对运动

作者:易分销/2011-05-09 14:40:42

        李元海的办公桌上放了一个盒子,满满一盒子各类快递公司负责人的名片。

  在经历过几次快递变慢递的尴尬之后,好乐买决定做点什么来改善这种局面。“我们要重构自己的物流体系”,从原来的仓储延展到配送体系。作为好乐买的物流总监,李元海有这样的计划:首先自建三四十个自营的配送团队,“覆盖60%订单集中的前二三十个城市”;其次是在自己解决干线运输的前提下,与当地配送公司合作,由后者做落地配。

  在这轮B2C自建配送的大潮中,好乐买不是第一家,也不会是最后一家。好乐买认为其中最大的变化是订单数量的不同:以前一天几百单,用第三方快递就可以;但现在每天5000个的订单量,“要求配送更全面、更灵活,服务更好”。

  但没有一家血型相配的、服务于B2C的专业快递公司。星辰急便总裁陈平说,“商务市场滋润了顺丰,淘宝的快速发展造就了‘四通一达’。B2C市场对应的是谁?”没有一家快递公司能跟上B2C年300%的增速。

  “配送或许掣肘,但并不致命。”语出与好乐买同为2007级的B2C公司人士,他对自建物流不以为然。一位跳槽B2C公司的前第三方快递高管认为,B2C自建物流的目的并非解决配送问题,而在于逐步提升各地的配送状况。“问题核心在于快递不知道B2C要什么,B2C也不清楚达到他们的配送要求快递公司要付出何种代价”。

  资金则扮演着这场自建浪潮的触媒,“这两年B2C都拿了不少钱,资本现在对它们的要求并不是盈利而是进一步跑马圈地”。以好乐买为例,从去年10月到今年3月的半年时间里,先后两次吸金1700万和6000万美元。有第三方配送公司人士认为:到来年资本开始要收益之时,也是B2C自建物流递送体系的浪潮终结的时候。

  但陈平问了一个有趣的问题:为什么资本宁愿投资B2C让他们去自建物流,也不愿投入去改造既有的快递公司?这是否也意味着当下的快递业,并不能够很好地匹配上B2C行业的增长需求?

 

  不匹配一:大而不强?

  具有全国网络覆盖的快递公司中,邮政因体制所造成的运营活力有限,而民营快递公司的特许加盟制,对品质的全面保证略有不足,难免“大而不强”。

  在采访李元海时,他接到了某地邮政局局长打来的电话。放下电话,他叹了口气说:邮局现在也有意识地“抢一些单子”,但体制仍是最大的问题。

  对要求无缝衔接的B2C,邮局有其优势:其网络优势无人可及,三四线城市乃至边远地区只有邮政有配送队伍。但它也有不可逾越的障碍,“之前对加快回款、提高服务意识等,我们和地方某邮局进行了谈判”,上述B2C公司人士很无奈地说:几乎不可谈,连开箱验货都做不到。而另一点让B2C们望而却步的,还有邮局的定价策略。同样一件从北京发往上海的快件,邮局的价格几乎是民营快递的三倍,“边远地区就更离谱”。

  所以邮政是万不得已的选择,“做全国性的覆盖还是要和民营快递谈”。李元海指出,目前的选择就是包括申通、圆通、汇通、中通和韵达在内的四通一达。服务也不尽如人意。尽管电商们是以B对B的方式和“四通一达”签订的全国性服务协议,但其在全国提供的服务却并不一致。李元海举例说:比如收获,可能广州公司什么货都可以收,但北京公司则只做贵重物品的配送;还有比如代收货款,也是各地有各地的做法;甚至连结算的标准都不统一,有的以实际重量为标准,有的则是按照体积大小。

  “四通一达”各地公司“来源都不一样”。这几家同出浙江桐庐的快递公司,其组织架构采用的都是特许加盟制,而且除总部外,其余分支部门都可以加盟,“可能分公司是加盟的,分公司下面的配送站又都是加盟的”。前天天快递高管解释说,这导致总公司提供的服务模式和承诺,极可能不能落实到配送环节。

  “这是在特定时期、特定环境下产生的特殊业态”,中国快递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说,全球500强中的快递公司没有一家是特许加盟模式。这也很容易导致其“大而不强”,都集中在低端市场竞争。体量虽很大,却缺乏质量。这表现在“服务质量较差、有N个利润中心”。

  这或许可以解释以下悖论:包括VC/PE等的资本仿佛都表现出了对快递业的兴趣,“但真正发生的大多是战略投资”。即使前一段时间盛传的复星、联想投资韵达,业内也流传“已经搁浅”;外界传言的申通融资的消息,也未有人获知。

  此前在与一些VC/PE人士沟通时,他们说:快递业的利润太低,回收周期又长。从2005年之后这个行业的普遍利润仅为5%。

  尽管从宏观上看,这是个非常好的投资领域:中国的人均快递消费仅为美国的五十分之一到四十分之一,而中国却有4倍于美国的人口,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,对快递的需求势必增长。同时对100%依赖于快递的B2C市场增长迅猛。

  与B2C公司年均300%的发展速度相比,“如果每个月能有10%的平均增长,我就要高兴死了。”星辰急便总裁陈平说,这意味着每年有120%的增长。但熟知这个行业的陈平也指出:快递业里能讲故事、能与资本市场沟通的人寥寥无几,“都只会做事”。

  而未来的规模化发展又要求有大规模、长期的资本投入,“四通一达”现有的加盟制又与一体化、标准化、集约化与机械化的趋势相悖。“投资改造加盟商的周期长、资本投入和风险都很大”,上述天天快递高管说,“因为加盟商80%都是小老板”。

 

  不匹配二:好快递未必专长B2C

  在快递业,顺丰被认为是最好的快递公司,但即便如此,在运作模式上,这家公司与B2C公司的业务链之间依然需要许多调整。

  “在一些重点城市,我们以后还是会用顺丰、UPS等的服务。”李元海说,既往的经验“这几家的服务是很好的”,但可惜的是无论顺丰还是UPS都只精专于某几个城市,同时诸如顺丰“每单超过16块才配送”的定价策略也确实让B2C们有些犹疑。

  李元海所说的服务好,可以界定为商品的延误率、破损率、遗失率很低。据统计顺丰的这些标准在民营快递企业中排名第一,其对货主形成的巨大吸引力还有独一无二的干线资源:有自己的包租飞机,有自己的航空货运公司。“从2007年开始,顺丰的收入在快递业内每年都排名第一”,这也让顺丰成了诸多资本追逐的对象,但顺丰快递的创始人王卫曾多次表示“不要投资”。

 

  B2C物流配对运动

  “外界恐怕会将其代收货款以及货款的安全性也作为重要的评判。”李元海也确实很看重这一点:否则货款要在外面漂半个月,都不知道会被谁卷跑。京东商城CEO刘强东此前也在微博上指出,目前做代收货款的快递公司一多半都资不抵债。对此,业内人士并不以为然:快递公司的配送站几乎都是亲戚带亲戚、老乡带老乡,“除了少数骗子,跑的人大多是遇到了急事”。而京东、顺丰等引入手持POS机,就可以有效减少终端配送员接触现金的机会。

  然而类似顺丰快递这样的公司是否就能满足B2C对配送的要求?

  这位已经跳槽到B2C公司的前快递高管指出,顺丰的运作系统其实与B2C并不十分匹配:顺丰配送员的收入是和送件量直接挂钩的,“快”是其工作的主节奏。但B2C的“送货周期其实可以很长”:如果跟顾客约定是3天到货,那第三天能把货送到就可以了。这个配送中可能涉及很多其他环节:比如验收,试用、退换货甚至还有顾客的咨询乃至指责。这无疑会占用时间,有配送员曾经统计过:一般的商业信函从送到到签收不会超过1分钟,但B2C的配送就没谱了。

  顺丰配送员的工作流程和B2C也不同。在顺丰,每个配送员都要取货、贴标签、写编号,然后开车把这些快件送到配送站,再由公司统一集中、发到全国各地去配送。但B2C的环节其实相对简单,即使凡客的自营配送公司如风达,也只负责把货从仓库拉到配送站,经过分拣之后做配送就可以了。

  “顺丰能做到今天,和王卫的坚持分不开。”宅急送一位前高管说,这些年他把盈利的资金全部投入再发展了,更重要的是一直都只做中高端的商务市场。然而顺丰此前并不是没有“跨界”的冲动:其此前也曾涉足C2C配送,但铩羽而归。

  2006年顺丰进军上海,这里是“四通一达”的总部所在。据接近王卫人士说,“当时他说要在2年内消灭‘四通一达’”。上述人士解释说,王卫的失败在于顺丰与淘宝卖家的血型不合。“顺丰是一个B,淘宝表面上也是一个B但实质上却是若干个C,作为平台的淘宝并不真正掌握货源”。而“四通一达”表面上也是B,其内部却也是加盟商为主体的C。所以淘宝卖家和“四通一达”的关系是水泼不进。

 

  不匹配三:长不大的“落地配”

  专注于某一区域的“落地配”,对B2C企业而言反而比全国性的配送公司要有效率,但对于一家B2C企业而言,也增加了与多家区域配送公司的沟通成本。

  市场上真的没有专注于B2C的快递么?答案是“有”。

  “在二三线城市,好乐买计划在当地找合作伙伴。”李元海说,一般都是当地最大的落地配公司。其对合作伙伴的要求是有3-5年以上的运作历史,在当地有非常好的纵深覆盖。好乐买在挑选合作伙伴所做的尽职调查中,会要求对方出示客户名单、其服务过程中的月度业绩报告。这份报告涉及投递完成率、延误率等等指标。

  好乐买迄今已经完成了在一些区域的挑选工作,比如在山东其选择了元智捷递,而广东地区的合作伙伴则是乐捷递。“这些地区都有非常好的资源”,元智捷递的自我定位就是针对电子商务市场。

  但这些落地配公司无一例外地都窝在某一个地方,“没有一家是全国性的。”陈平说,现存的落地配公司都长成了侏儒,“之前只能送东城的现在也还只能送东城”。目前只有宅急送能做到全国覆盖,但后者还在往B2C方向调整。

  “关键还在于资金”,上述天天快递前高管说:中国的快递企业普遍都缺钱。以当当为例,其对配送公司的要求是,由配送公司代收的货款当天就要汇回当当;但当当承诺的运费则是两月一结账。何况每单3.5元的运费本来不多,“下面的加盟公司更惨”,因为往往并不是按单收费而是按批量收费。这就导致了恶性循环:落地配公司没有资金做再投入,就长不大;这又制约了接纳更多的业务量。

  “现在情况有所变化。”上述跳槽B2C的第三方快递公司前高管说,自建配送也让B2C公司了解了快递公司的难处,快递不好也影响到消费者对品牌的印象,还有B2C们也有钱了。令落地配公司高兴的是,以好乐买为代表的一批B2C公司不再做价格文章。

  不仅小B2C们看到了散落各地的落地配公司,大的电商平台也在琢磨如何利用这些配送资源。今年2月,当当宣布将开放物流平台,这个平台将为B2C企业提供商品储存、分拣、包装及全国1200多个城市的货到付款服务。据接近人士的分析,当当的做法就是想整合现有的落地配公司资源。此后京东、红孩子等也宣布将开放物流平台。

  他们将如何整合这些资源?以何种形式聚集这些配送公司?其总部与合作方之间的利益将如何分配?这些问题都尚无答案。

  但其他独立的B2C们对此并不感冒。对这些网站而言,现有的赢利并不那么重要,“客户信息资源才是核心竞争力”。无论把配送外包给当当、京东或者红孩子中的任何一家,都意味着和他人共享自己的核心机密。更遑论把货品放到别人仓库里。

本文经授权 由易分销发布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hopefx.com/college/ganhuo/1799.html
《免责声明》如对文章、图片、字体等版权有疑问,请联系我们 。